艺术生活艺术家
搜索

【艺道专访】曾来德——一位向规范和命运抗争的艺术家

发表时间:2017-11-18 21:46作者:艺道来源:艺道

  曾来德,1956年生,四川省蓬溪县人,现为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书法篆刻院执行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其“墨乐”系列文化活动分别在英国、法国、北欧四国等国家级博物馆举办举办,引起了强烈反响力。目前已出版《写无尽书》、《曾来德谈艺录》、《书法的立场》、《横竖有理》、《书法之诗•水墨之诗》、《曾来德书画百论》等专著。

  近日,艺道走进曾来德工作室,对这位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和思想进行更加深入的了解。


  曾来德给人的第一印象便是敦厚温和,又被一种大气场笼罩,一如他那幅挂在画案上方的巨幅焦墨山水画,透出中国水墨的大力道、大气魄。有评论家称,曾来德是一个有文化责任感、“观念先行”的书画家。走近他,无论是从访谈中还是他的作品文集里,我们都能看到他对汉字书法、中国文化兴衰的深刻思索,以及对中华传统文化复兴的使命感。


1、“汉字书法与中国文化,是命运共同体”


  作为一位专业从事书法事业的书写者和国家画院执管书法的院长,曾来德不只是位书法艺术家,更是最为关注中国书法命运的思想者之一。

  “最近我一直在各地讲《汉字书法的命运与中国文化的兴衰》。过去没人把书法上升到这样一个高度来讲。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站在世界的高度,如何理解中华文化的艺术价值观和艺术游戏规则。”

  “世界上有三件大事,政治、经济、文化,从政的权最大,经商的钱最多,从文的水平最高;但文化人是清贫清高的。中国文化艺术史是一部贫穷史;中国美术史是一部民间史;中国书法史是一部达官贵人史。”

  曾来德认为,中国人几千年毛笔写字,是国民的基本素质。字写好了,可以写出中华民族的审美高度。中国文化史有一个独特现象,书写昌盛则国运昌盛、文运昌盛,进而国民自信。过去的科举制度首先考书法,书法过不了关,纵使满腹经纶也考不上。“就像今天考北大清华,专业知识再好,外语不行也考不上。 无论是做官经商还是诗书才子,都是通过书法提升了自己的人格魅力。那些官大字好的人,即使官帽子没了,好书法还能把他的名字留传下来。我们当代有许多重要的文化人物,他们是某个领域佼佼者,但最终书法成了他们的标志,比如启功先生、叔同先生等。”

  针对社会上某些“书法已过时”的论调,曾来德毫不认可。

  “几千年的农耕文明养成了我们的中国胃。我们出国三顿饭不吃中餐,胃就受不了。书法是中国式的文化套餐。识古汉字才通古文化,通古文化,才会进入诗词、文赋、思想、哲学、美学范畴,才会接受中国式审美,才会强化中国人的文化精神。如果我们不吃这个套餐,就像我们吃西餐不吃中餐一样,结果会怎样?”曾来德这样表达他对国民“不近书法”的忧虑。

  正因如此,曾来德把书写和中华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中国是唯一没有文明中断的国家。世界上有很多小国家,一种语言一个国家,为什么?语言不通,最后各行其事各自独立。这种情况在我国秦代以前也比比皆是。秦始皇一生做了五件大事:统一中国,统一文字,统一车轨,统一度量衡,修筑万里长城。其他大业已然成为历史,唯独统一文字这一大功劳,把中国几十个民族紧紧的连在一起。我是四川人,到两广到福建,如同置身域外,因为听不懂他们说话。听不懂可以用文字写,这一写就通了。所以从古到今,中国的和谐统一是离不开书写的。”

  20世纪初,西方侵入中国后,在思考救国问题的时候,一部分人认为汉字或汉文化是阻碍中华民族进程最大的障碍,提出废除汉字,走拼音化的道路。当然反对者队伍更庞大,这个文化“内仗”,一直打到90年代。北京大学的王选等人,最终把汉字输入电脑,将汉字推入现代化进程。

  在曾来德眼中,王选做的事情不仅仅是某项发明或创造,它关乎到整个中华文化的传承,“由此我们整个国家的文化精英也进行了反省。原来我们贫穷落后,不是因为文字和文化,而是因为失去了文化自信。我们的文化工作方式发生了错误。一旦找回了自信,我们就会回归本统,重塑传统文化的经典,并向世界宣扬我们的文化。”

  曾来德先生这一番火花四射的思想,让我们知道,中国的书法是怎样关乎着中国文化的命运,而一个人的书法造诣,又是怎样关乎他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他总结道:“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人文精神的复兴,未来社会中坚力量和精英人群的培育,中国文化精神的世界弘扬和国际传播,都是可以从书法这门的艺术活动开始的。”

曾来德作品欣赏


2、中国的艺术家,应有中国文化的立场


  这些年来,曾来德一直在国际上积极进行文化交流,但他也深深感受到我们面临的文化危机。

  曾来德对那些没有中国文化立场的艺术家深为惋惜,“中国很多画家成为西方殖民文化的传播者,丢掉了民族文化的本源。今天文化的坐标上,纵坐标是中国艺术,横坐标是世界艺术。我们中国的艺术家,出发点应该是中国文化的立场。20世纪以来,世界文化价值观的界定我们没自信参与,西方人也不允许我们参与。我们有几千年厚重的文化摆在当代世界面前,很多人希望传播,但传不出去。‘文化的中西结合’喊了100年,变成了‘被西方结合’”。

  曾来德从几个方面列举了文化走不出去的原因:“论传播中国画,20世纪以来中国画家失去了自信,在西方寻找出路,中国现在的美术教育依然按照西方50年代的美术教育思维进行;论传播文学诗歌,西方人觉得我们自己都读不懂的古代诗歌,怎么给他们传播?论传播音乐,我们是个体音乐,而他们是整体音乐,一把古琴怎么与一个交响乐团对话?历史上我们有过宫廷音乐团,可惜已经消失了;论传播建筑艺术?中国古代木结构建筑艺术曾经登峰造极,可惜烧光了,现在几乎都是西方建筑。熊丙林先生说,只有书法能够在世界代表中国,但是今天自觉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书法家很少。我个人曾以《墨乐》——书法结合音乐的方式,推广中国的书法审美,效果不错,但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的,国家的很多方式,又收效甚微。”

  出于对中国艺术国际传播的探索,由曾来德创意的书法音乐会——“墨乐”在国际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墨乐”将书法与西方音乐、中国民族音乐交融表现,令国外观众更方便认识中国书画。“20多年前,我在腾格里沙漠服兵役时,经常在沙粒上用干枯的骆驼刺练习书法。骆驼刺划在沙地上发出的沙沙声,触发我很多灵感。后来,在书写过程中,随着笔和纸、心和手、艺术家和整个艺术空间之间的掌控,意识到书法可以与包括音乐在内的任何艺术互动。”

曾来德作品欣赏



3、技术和资本的疯狂再造力,正在瓦解艺术的存在感


  不同时代有不同的新问题。当今天中国文化可以走出去的时候,艺术本身的发展又遇到的新的阻力。

  “今天我们遇到了什么?遇到了数字化和电脑书写,遇到了看上去高效强大但缺少生机的物质文化、城市文化。这使我们觉得哪里都好但又似乎哪里都不对劲。我们穿梭在同样的酒店,进出同样的航站楼,吃同样的快餐,看即时同样的信息快书,再过些年,我们也许会用同样的美式英语......我们成了没有什么心智也可以活得不错的‘工具人’,脑子里只有一种工具理性。当代文明的这种趋势,是非常令人忧虑的。”曾来德是位思想流动而感知敏锐的艺术家,他很明白今天的艺术传承又面临着什么新危机。

  “我们引以为傲的,难道仅仅是更加舒服的活着?像安全地呆在动物园的动物,吃睡无愁,生老病死?恐怕不是,人类生而与艺术相伴,就是因为有不断塑造自身、提升自我的内在需求。通过驾驭艺术,人不断求索丰富的心灵、高洁的品德、广博的精神。所以,今天我们谈文化,不仅仅是一个中国文化兴衰的问题,我们今天要考虑的是整个地球文明的走向和意涵的问题。”

  那么一个艺术家,今天要具备的最重要的素养是什么呢?曾来德认为,艺术素养包括了野性、野心、独立的人格精神、坚定的文化立场、严肃的生命态度和艺术态度,“具体讲有三方面,一是放射性思维;二是笼罩性思维,站在围墙上没有围墙,站在高山上没有高山;三要有不生气的胸怀,生气就会小气,小气就会狭隘,狭隘就会自私,自私就会把事情做坏。”

  “‘野狗家养’就是艺术家,艺术家要有野性,有本质的创造力和独立性,原声原本的东西不可灭,独立性产生艺术性。家养就是要有共性,人类几千年共同建立的智慧和规律,要融入才能成为传统,才会成为永远。 ”

曾来德作品欣赏


4、国家画院教学转型的重要推手——曾来德


  中国国家画院自1981年成立以来,一直作为一个单纯的国画创作、研究机构存在,自2004年秋季后,这个曾集创作与研究于一身的国内最高国画学术机构有了一项全新的功能——教育、培训全国范围内中国画创作人才。曾来德所负责的教学培训部担负起这一重任,并积极为构建国家画院卓有特色的师徒传承,导师制的中国画教学模式而努力着。

今天,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新的教育理论和学说不断涌现,这就使学派林立的局面不可避免。科学不怕怀疑,真理愈辩愈明,有不同学派,持不同见解,这本身就是科学繁荣的表现。但是,我们当今的美术院校教学和科研中还存在着很严重的门户之见,师道尊严,相互封锁,以及用行政手段干预学术讨论的现象。而且,在一些学校内部也存在着相互排斥、封锁的做法。曾来德借鉴古代书院的做法,认为国家画院的教育,要打破学术壁垒,鼓励不同的专业、学派相互争论交流,加强彼此之间的交流与切磋,以促进科学的发展、学术的繁荣,并不断提高画院的美术教育、教学水平,这种魄力和远见是获得了业界广泛赞赏。

  曾来德一直很关心书法教育。“现在国家倡导书法‘从娃娃抓起’,但是还不尽人意。我做过调查,目前国内95%的中小学是没有书法老师的。为什么没有?没有经费和编制。我也算过账,全国中小学要把书法老师配齐需要300个亿。300亿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大国是杯水车薪,对于书法文化的传承,是大事。”

  几年来,曾来德一直在身体力行一项宏大的艺术教育行动。“我有个‘回到母校——曾来德中国墨艺术一百所著名大学巡回展’的设想并实践几年了,就是选一百所大学,做一百场展览,做一百场演讲,捐一百件艺术精品。我演讲的主题是《中国艺术与大学二十一世纪人文关怀》,内容包括如何面对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当代文化立场以及人文关怀等”。这是一个巨大工程。

  现在越来越多人趋向于,国家经济的好转自然会改变文化的偏移现象。曾来德认为这种论调是被动的,不负责任的。“一个艺术家、一个知识分子,对当下时代都不负责,怎么可能为未来负责?其二,文化立场的丧失,带来审美观念和审美价值的全面西化,尤其年轻一代艺术家,对本民族文化传统和艺术传统几乎断掉了。其三,现在的大学,重视的是技术教育忽略了人文教育,特别是本民族文化的教育。大学生的人文修养教育成为重要问题,如果不重视培养和教育,谈中国文化的伟大复兴还是句空话。现在社会上一流的艺术家还是不愿意回到学校,因为学校清贫。我希望通过‘回到大母校’的文艺活动,体现一个当代中国艺术家对当前教育的思考。”

  我们很庆幸,有曾来德这样的一批的艺术家,他们坚守着中国文脉精粹,肩负起传播中华文化的使命......

曾来德作品欣赏


  曾来德部分作品欣赏







【评论】诸家评赏曾来德书画作品


  沈鹏(著名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我与曾来德有很多共同点,虽然年龄和经历的差一而显而易见。熟悉曾来德的人都赞赏他的艺术勇气和激情。他的天马行空、无所顾忌,他的随意、猝发、冲击力、刺激性,虽然为当代中青年书法家共同追求着,而他却是以自己的步伐走过来的,无论怎样求突破,不脱离汉字本身。


  王镛(中央美院教授、著名艺术家):“创造意识强烈,是曾来德书法的又一优势。基于此,他写下了‘塑我毁我’的座右铭。”


  周韶华(著名画家、中国美协事务理事、湖北文联主席):“曾来德的过人之处,就是抓住了书法艺术手段的关键。”


  王岳川(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文艺理论家):“曾来德是一个向规范和命运抗争的艺术家,他这个人和他的书法都使我深感相见恨晚。”


  王朝闻(著名美学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并非书道行家的我,很难准确说出曾来德书艺给我的美好印象,似乎也像听动人的音乐演奏,他那出人意料的笔势与章法也能引起愉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