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生活艺术家
搜索

【艺道专访】陈家泠:我就是踏着时代的脉搏来的

发表时间:2017-11-17 15:48作者:艺道来源:艺道

    陈家泠,1937年出生于浙江杭州。中国国家画院首聘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师从潘天寿,陆俨少。80年代起创造出具有中国气派,兼有印象派、抽象派及表现主义特点的现代国画风格。作品曾获得第六届全国美术佳作奖、第七届全国美展银质奖,并多次在日本、美国、德国、新加坡、荷兰等地以及中国香港、台湾地区举行个展和群展。


  近日,艺道专访了这位年届八旬的国画名家——陈家泠。

  走近陈家泠,你能感受到一股浓厚的文化气场、一种热烈的艺术磁场。长达一个半小时的采访过程中,80岁的陈家泠像青春少年一样意气风发、神采飞扬、妙语连珠,令人对他的精气神感慨又佩服。再观他的艺术作品,清逸潇洒、奔放时尚的气息扑面而来,同样令人耳清目明,内心都跟着澄澈起来。很难想象,这些辉煌巨画,是怎样从一位耄耋老人之手流泻出来的,也许这就是艺术的神奇力量吧。



  潘天寿的“骨”,陆俨少的“韵”


  “1963年,我从浙江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到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任教。当时的上海聚集着很多跨时代的大画家,如陆俨少、刘海粟、林风眠、程十发等,是一个文化发展的前沿阵地。那时上海的艺术空气中就有一种求新、求变的营养,潜移默化影响着我。”  


  若论哪位恩师对他影响最大,陈家泠将他的国画艺术渊源概括为——潘天寿的“骨”,陆俨少的“韵”。


  陈家泠的作品讲究“构成”。近代中国将"构成"与传统中国绘画相结合的第一人,是潘天寿。潘天寿有一个很有名的"三只樱桃"的构图原理,也就是三只樱桃在画纸上怎样摆放才好看,经过了千百次的构图训练,由三只樱桃到三百只樱桃,乃至三百只枇杷、梨、禽鸟……推而广之,大而化之,渐渐养成了习惯,有了灵感。此举原是为方便教学,然而却使"构成"概念与中国画创作逐步血肉相连,难以分割,甚至潘天寿自己的画风也开始向"构成"靠拢。陈家泠正是发展了这种画风,使其在中国画创作领域更进了一步,难怪他要不止一次地在画上题写"师承潘天寿"了。

  从潘天寿绘画的骨架中,陈家泠体悟到了“中国式构图”的内在意义与视觉张力,或三两荷花,或一花二鸟,或一鸟二花,都包含着自觉构成的意识。因为陈家泠的画运用的是“中国式构成”,不是西方现代美术学院中所强调的平面构成、色彩构成,所以他的画总显出一副中国式的轻松随意。

陈家泠作品

  陈家泠对陆俨少艺术的继承,主要在于对陆俨少笔墨与动势的领悟。

  陈家泠说自己运气好,早在大学时就一直倾心于陆俨少老师,没想到毕业后进一步成为陆俨少的入室弟子,得以在其身边十余年,完成了他笔墨的脱化、纯化。“在上海我遇到了陆俨少老师。那段日子我每个礼拜要跑去他家,亲观陆老师作画,耳濡目染,新念头就动了,开始将陆画的山水线条运用到人物画上来。陆老师在艺术上讲求格调高古,也主张海纳百川,在他的熏陶下,我的艺术思想、对传统的理解、对技法的领悟都进入了一个新层次。”

  陈家泠从陆俨少的山水笔法中汲取文化养料,尝试用山水画的线条画人物画,而且大搞这种"水墨的实验",几乎每天晚上画一幅水墨肖像,终于这批肖像中的《鲁迅》,获第六届全国美术佳作奖。

  之后,陈家泠于绘画道路上作出了两个重大的改变:一是毅然放下了自己以往驾轻就熟的题材和被人普遍看好的画风,转而在花鸟画上开始全新的攻坚和变法;二是弃规范的用笔用墨而探索纸、水、笔、色之间互为作用的神奇效果。这就诞生了他的新水墨风格——淡墨,如大家熟知的第七届美展银奖作品《不染》。


  陈家泠说:“我最得意的当然还是淡墨风格,淡得无法再淡了,以前有画家专画黑,黑到不能再黑,象龚贤、黄宾虹、李可染,淡到无法再淡的就凤毛麟角了。”

陈家泠作品《不染》,荣获第七届美展银奖

  无论何时接受采访,陈家泠总是说,能有这样的变革,“首先要感谢陆先生”,“陆先生说‘你不应该跟我像,要是跟我像,那说明我不行,教不好;第二,你离不开我,不能创新,说明你不行。’这一席话引起了我的思考。大师之所以为大师就是注重创新,最终自成一格。”

  受陆俨少先生的影响,为求突破,陈家泠在画材上动足了脑筋。“我喜欢潘天寿的指画,他破常规而用指尖画的线条效果生辣,无人可学,极为独特,我也喜欢他的鹰,颜色一片黑,但很有肌理效果,很有味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效果呢?首先画材是特制的,材料改革是效果改革的基础。”

  茅塞顿开的陈家泠,也开始改革材料以求达到"前无古人"的“泠氏画材”。

  “我对纸做了大量的研究,曾亲自跑到宣纸厂去看怎么做,纤维纸、皮纸、宣纸等等都试过,最后我选择了宣纸,把纸买来后先存放。我的纸张是1983年的,距今已有三十多年,它本身就已成为一种艺术,经过我的特殊处理后,敏感性和渗化层度高,使我能够挥洒自如地铺设大面积的淡墨,并在墨色中呈现天然的滋润和丰富的层次。”

  通过不断尝试,“泠氏画材”最终呈现出“泠式新水墨画”,色彩鲜明而剔透,构图简约而抽象,教人生出无数的遐想。正如日本著名画家平山郁夫所评:“他在全面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品格基础上,又将形式和技法重新进行了大胆的革命,并使之达到了完美的境界。”

  “有人说这是取巧,颇为我放弃过去传统的笔墨而惋惜,照我自己的看法,取巧一两次可以,但要千百次地取巧,就需要功力了,你要把握得住,取巧就成了技巧。"

  1987年美国柯恩画廊编撰出版的《新中国艺术》选用陈家泠作品《霞光》作为封面


  “我是时代的幸运儿,潘天寿陆俨少林风眠等前辈也没我幸运”


  在艺术的殿堂里,从来不乏与时代同频的名家巨子。但是,一个甲子轮回,依然可以保持着持续旺盛创新力量的,陈家泠算得上一个榜样。


  陈家泠说:“我的创作、画展和时代是同步、吻合的,我是时代的幸运儿。好多我们的前辈,他们都很优秀,因为没有遇到好时代,他们就没有像我这么幸运,比方说我的前辈潘天寿,他就没有我这么幸运。我的老师陆俨少也没有我幸运;像对中国画进行改革的先驱林风眠,没有我幸运;像吴冠中,画这么有创意,这么富有创造性,没有我幸运。正好所有的艺术行动,艺术的空间,艺术的气场,艺术的空气,我碰到了,艺术的大浪我乘到了,艺术的风吹到我了,艺术空气的营养我吸收到了。正好这个时代需要我,而我的成果也正好是时代所需要的。”


  “国画,要用中国文化支撑筋骨。唐宋有唐宋的好,那是呼吸着唐宋时代空气的人创造的,对当代画家来说,你肯定要呼吸21世纪的空气。如果你所有的筋骨、所有的东西,不呼吸新鲜空气,不进行现代性转化,那你的艺术不就死去了吗?”


  “技法的转型不是一时能搞出来的,是几十年的积累、磨炼、升华,从精神世界,从技术含量,都是实践阅历的自然流淌,才形成了这个艺术效果。我这个艺术家就是踏着时代脉搏产生的。”

陈家泠花鸟作品

  近年来,陈家泠的作品两次被重大的国事活动采用。第一次是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活动,请柬用了陈家泠的《荷花》。第二次是2016年杭州G20峰会,陈家泠应邀创作的巨幅作品《西湖景色》成为参会各国领导人与中国国家领导人合影的背景画而享誉世界。十九大前夕,国庆期间,陈家泠的画展又正好在国家博物馆推出。这位80高龄始终“让笔触坚持传统又紧紧扣住时代脉搏”的艺术家,将再一次通过自己的作品,让人们看到中国笔墨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


  陈家泠认为,中国画家,一定要有文化自信。 过去,面对西方蜂拥而至的各种文化形态,我们的民族文化被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人们对中国画,是没有信心的。而今天,随着国家崛起,再讨论中国画的出路和当代性问题,已经是一个答案逐步清晰的课题。中国画越来越成为世界级的画种,中国艺术,正在被全世界人所共享。陈家泠的作品也在逐步走向世界舞台。


  虽然声名日赫,但在陈家泠看来,艺术之道是寂寞之道,更是品格之道:“有一次,周昌谷教授和我说,‘有两种树,一种是杉树,还有一种柏树。你要想快速成长就做杉树,但杉树质地很稀松;你要做柏树,就要耐得住寂寞,慢慢来不要烦躁。这次谈话,对我像是一个密码,就叫‘耐得住寂寞的密码’,打造了我柏树般的生命质地。”


  陈家泠经常要求学生努力做好基本功。他自己展览的作品,都是现场写生而来的,不是看着照片构思创作的。他画珠峰,会跑到喜马拉雅山山峰下等着看珠峰云散的那一刻,由于高原反应,脸都肿了还一直在那儿等。凭着这种精神,珠峰最精彩的那一刻被他捕捉到画面里。


  "学画须有殉道者的精神",陈家泠说。

陈家泠作品《西湖景色》


  陈家泠总是强调,艺术家不能止步于生活的享受与美好,他有他的使命,对民族和国家文化发展的使命。艺术家要表达这个时代,他的心灵越能融入时代的情感,他的创作就越能有生命的力量。


  “我画了一张《井冈山》。陆俨少也画井冈山。李可染到井冈山创作了《万山红遍》。我面对的井冈山已经不同于陆俨少、李可染时代的井冈山了,我画的井冈山自然也不同于陆俨少、李可染所绘的井冈山。李可染黑颜色居多,陆老师一般是水墨的,我是重彩的。这张画感动了很多人,其中有一个年轻企业家很喜欢,很想买钱又不多。我本想保留这幅画的,但我觉得一个年轻人能感悟到井冈山精神和活力,并将其作为他的座右铭,这是很难得的。我便忍痛割爱了。对年轻人的鼓励,就是宣传井冈山精神。正是从井冈山开始,我陆续完成了系列革命圣地的主题创作,其中包括娄山关、丙安镇(赤水河)、延安、太行山、梁家河等等。”

陈家泠作品《井冈主峰》


  2017年9月16日, 以“颂美时代,献爱人民”为主题的2017《陈家泠艺术大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隆重开幕,展览题材从延安、太行山、梁家河到G20峰会的西湖,把古老深厚的中国画和中国陶瓷、家具、丝绸等古代“日用即道”的器物工艺传统创新。其中由陈家泠、陈亮父子与望龙陶瓷合作创作的荷花缸、石榴缸,象征着和平、丰庆,每个缸的单体体积达1.6米×1.6米×1.6米,是已知世界上最大的彩绘艺术瓷缸。


  陈家泠说“瓷器是中华民族与世界文化交流的一个标杆,英文china就是中国。作为一个中国的艺术家,怎么好不认识china,怎么好不表达china,怎么好不玩china?我们要热爱瓷器,要表达瓷器,要玩瓷器艺术。”


  难以想象,瘦弱的80岁老人,有如此大的力量——他在景德镇烧造的40只4人才能围合的大缸,仅泥土就要用几十吨!

  在瓷窑艺术方面,他创立的“泠窑”、“申窑”,采用最好的瓷土、釉料、工匠,千辛万苦烧出了作品,不如意者悉数敲毁。每一件成功作品背后,都是大量毁弃的碎瓷堆。就连景德镇的一些工艺大师见了他的作品,都由衷地称他是真正的大师。已故上海博物馆馆长马承源赞叹其所绘制的瓷器是“当代官窑”。

  “我经常讲,什么是创新?正面是创新,负面是失败。什么叫绝品?绝品反面就是废品。创新承担着失败、浪费、废品。另外一方面,创新还需要支持力,如企业家不支持,我也搞不出来。我要感恩时代,也要感恩大力支持我创作的企业家,所以宣传我的时候,我们也要宣传他们,他们也是中国故事的精彩篇章。”

陈家泠在江西景德镇绘制巨型瓷艺大缸



  “看武侠小说启发了我的艺术创新思维”


  陈家泠喜欢“玩”。在写生路途中,他总喜欢带上三件物品:速写本、照相机、武侠小说。创作之余读武侠小说,是他的一大爱好。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蜀山剑侠传》。那个时候读小学,从书摊借来看,书中写人能驭剑飞行,上天入地,很有想象空间,对我影响很大。书里还描写了各地风土人情、奇山异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激发我不断探索的欲望。直到现在,有空还是会翻翻《蜀山剑侠传》。”

  陈家泠为武侠小说自由自在的想象力叹服,也许这就种下了他现在艺术创作中的不拘一格、神游物外的风格。

  即便80岁,也并没有挡住陈家泠喜欢“玩”的性情,且经常能玩出些让人意外的花样来。他以丝、瓷、纸为媒介,穿梭于山水、花鸟、人物、服装、陶瓷等艺术领域,在“变”与“化”间抒发灵性,在古朴之中渗透生命的玄机和历史的遗韵。

  其实,他“玩艺术”是从退休以后开始的,不用教学生画画了,他有大把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甚至还和贾樟柯一起历时3年拍了一部纪录片《陈家泠》。该片荣获三个纪录片奖,在夏威夷国际电影节上,组委会还特别授予陈家泠先生该电影节“文化大使”的荣誉称号,以表彰他积极支持、参与以电影的方式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中国美术的贡献。

作为老一辈接受典型性传统教育的陈家泠,更值得敬佩的地方,是他总是充满激情,总是敢于创新。

  曾有人质疑陈家泠“走得太远的创新,是否会变成对传统的背叛?”时至今日,仍有观点认为他抛弃了中国画最为重要的“笔墨”,背离了国画的本质。也有人给他贴上“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画创新历程中最具争议的画家之一”等“另类”标签。


  陈家泠却说:“中国画的本质不仅仅是那些具体的用笔方法,而是内在精神和审美态度,情感和意境。至于具体技法(包括笔墨技法)都是为了表达不同的画境、个性而千变万化、因人而异的。有一点我是做的比较好的,一旦我决定要做的事情,都是义无反顾。可能就是这一点精神,让我走到现在。”  


  陈家泠认为,艺术的高处,已不是技巧的问题,而是哲学的问题。到最后,画家要忘记自己的技巧,创作变成了一个思路问题、境界问题和哲学问题。“在这一方面,我深受陆俨少老师的影响,也从中国古代画论中得到启发。我们最高级的作品叫什么?叫神品。它是不做作的,很自然的。就是说,自然是一切文化艺术的根基。这和中国哲学讲求‘天人合一’是如出一辙的。”


  “就像武侠小说里高手追求‘人剑合一’,我画风景时,风景就是我,我就是风景,要达到这种境界,才可以在艺术上打通,在艺术上跨界。”

为此,陈家泠专门刻一方章曰:"我与上帝合作"。

  “我作画的过程中往往会生发、溢泄、超越出我原来的构想,于是我的有意和自然的无意交相辉映,我的灵气和自然的灵性相互感应,是人为,亦是天助,我作画,它也在作画,我和它携生合作,随机生发,直至物我两忘、得意忘形、有意无意、似与不似、通灵达性。这是一种不可言喻的灵变化境。”陈家泠在《灵气论》中这样表达自己的艺术观点。

  一个艺术家在艺术史上能站住脚,靠的是为人类提供了一个新形态的审美体系。陈家泠,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探索,风格独成一体。他的艺术体系,既打通了中国画人物、山水、花鸟画的界限,也打通了纯艺术与生活艺术的界限,在中国画上寻求新突破,进而在陶瓷、家具、服装丝绸等日用艺术品上沿用,被《人民日报》誉为“东方审美新坐标”。未来几十年,我们国家一定会建立一个全新的文化秩序。我们期待着,这位全能型、非典型性而又特性鲜明的中国艺术家,不断地有新作问世,带动国家站在整个世界艺术长河之中.......

陈家泠淡墨作品

陈家泠部分书画作品欣赏

《韶山》

《东岳泰山》

《丙安镇—四渡赤水2》

《衡山》

《延安晨韵》

《梁家河可美了》

《太行山——铁壁铜墙》

《千年胡杨树》


  【评论】诸家评赏陈家泠书画作品


  范迪安:澄明之境――陈家泠先生的艺术

  陈家泠先生的传统观实际上是一种体悟与实践型的传统观,也是一种顺应时代、勇于创新的传统观。这就使得他虽然系出名门,却一开始就没有门户之见,虽然“出身”于中国画,却一上手就是现代中国画,甚至是年轻蓬勃的中国现代画。

  郎绍君:变革·审视·升华――略谈陈家泠的艺术探索

  在当代上海国画家中,陈家泠是敢于和善于变革者之一。“敢变”,是说敢超越自己的习惯画法和画坛通行的风格;“善变”,是说这种变革讲究分寸和度,不抛弃自己的长处和水墨画的基本特色。

  邵大箴:在“灵变”中探索与创新――陈家泠的中国画

  在当代中国画坛,陈家泠是一位有鲜明个性风格的艺术家。有别于当下流行的画风,他用自己独特的方式观察自然,把握自己对自然的感受;他用别具一格的绘画语言写形抒情,做创新的努力。

  薛永年:删繁就简 领异标新――陈家泠的艺术创造

  陈家泠的艺术,简洁、新颖、灵动、虚静、飘逸、巧妙,既富于现代感,又与传统脐带相连;陈家泠的为人,聪明、灵敏、文气、潇洒、快活、幽默,办事是大都市的节奏,言谈则三句话不离老庄。

文章分类: 陈家泠
分享到: